搜索
新闻详情
彭如槐、彭如干
浏览数:44 

“九厅十八井”是客家民居的三种典型代表(土楼、九厅十八井、围龙屋)之一,广泛分布在福建、广东、江西等客家地区,是客家人结合北方庭院建筑,适应南方多雨潮湿气候及自然地理特征,采用中轴线对称布局,厅与庭院相结合而构建的大型民居建筑。九厅即指门楼、下、中、上、楼上、楼下、左花、右花、天厅等九个正向大厅,十八井包括五进厅的五井、横屋两直各五井、楼背厅三井。九和十八,只是一个表多数的词,不一定就只是九个厅十八个天井,往往很多民居都有超过九厅十八井的格局。其厅、井布局科学合理,各厅各有功用。上厅供祭祀、族长议事,中厅接官议政,偏厅接客会友,楼厅藏书课子,厢房横屋起居炊沐,家族聚居,集政、经、居、教于一体。(五云双进士,九厅十八井)

彭如幹(1734—1803年)号立斋,字洒湘,吉康都(今揭西县五云峒)人,清乾隆二十一年(1756年)丙子科中式举人,乾隆三十一年(1766年)丙戌科第二甲第67名进士出身,任河南省开封道(开封、归德、陈州、许州)兵备道按察使司,官秩正三品,主治兵备事宜,赏戴花翎。后官至黄河道、以督造黄河著绩而升擢黄河南按察司。

清朝乾隆年间(1736~1795),陆丰县五云洞(今属揭西县五云镇)有个在揭阳县教书的彭先生,膝下的一对孪生子彭如槐、彭如干读书都异常勤奋,没有灯油,就上笔架山劈松木片,用来点火照明攻读。十年寒窗之后,他们都准备上京赴考。在他们要起程上京的那天将要天亮时,鸡啼了一声、两声、三声……他们仔细一听,却不是雄鸡报晓,而是母鸡啼叫,兄弟俩同时惊叫兆头不好,便说要改日上京。他们的母亲却笑了,琅琅说道:“鸡麻啼出鸡公声,涯子今科中头名。”听母亲这么一说,兄弟俩都乐了,便决定上路。他们来到村前的长垅溪,谁知刚踏上木板桥,桥就断了,兄弟俩同时掉进了溪中,幸好溪水不深,但游得上岸来,却已是落汤鸡一般,不免又感到兆头不好,又想改日再登程。他俩回家换衣服时,母亲问明了原由,又微笑着念道:“树桥断了造石桥,脱去布衣换红袍。”兄弟俩听了,又高高兴兴地出发了。

几个月后,他们来到北京,正是开考之日。于是,他们马上赶往科场。到了那儿考场已经封禁,兄弟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擂起门来。门卫立即把他们揪住,说他们扰乱科场,要各打五十大板。兄弟俩连忙说:“我们是广东来的试士,请高抬贵手。”门卫一层层报进去,兄弟俩等了许久,才见考官出来说:“错过考时,本不许进去,但念你们万里而来,本官可稍作通融。现在我出句对,谁对得好就进去,对不上的就回去吧。”接着吟道:“小小彭皮(田沟里的小鱼也叫彭皮),焉能水中作浪?”彭如槐马上对道:“翩翩彩蝶,只要花下寻香。”主考官不禁叫了声:“好!”于是,彭如槐被放进去了。主考官又高声诵道:“两尾金鱼,岂敢龙门跳浪?”彭如干高声应道:“一双瓦雀,特来凤阁争巢。”主考官又不禁喊了声:“妙!”于是,彭如干也被放了进去。考试结果,兄弟俩双中进士!不久,彭如槐到福建长乐县做知县;彭如干到河南汝宁府任知州,后又升任黄河南按察使,职管治黄工程。兄弟俩做官期间,都为当地百姓做了不少好事,深得老百姓的爱戴,彭如槐被人称为彭青天,彭如干也有黄河两岸的百姓建了彭公庙来纪念他。


Healthcare Food Design
医药保健品旗舰店
服务保障

正品保证
7天无理由退换
退货返运费
7X15小时客户服务
支付方式

公司转账
货到付款
在线支付
分期付款
商家服务

商家服务
培训中心
广告服务
服务市场
物流配送

免运费
海外配送
EMS
211限时达